首页 > XBB > 正文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

14年的一个夏天,我仰面躺在地板上吃瓜吹空调,室友眼镜儿抱着个垃圾桶出门倒垃圾,路过我房门往里瞄了一眼,见我躺地上满面红光萌萌的模样,关切地问我是不是脑子来大姨妈了,我一口西瓜汁差点被他活活呛死!拿了一张纸巾擦擦脸,觉得浑身上下黏黏糊糊,心里开始烦躁起来。这时候大学微信群上的同学恰好发来照片,说自己刚徒步爬上江西的武功山,现在正在金顶呢,凉快得很,问我们山下的吃瓜群众是不是热得快裸奔了?反正是一副特得意的样子。

我问,叫啥山?
武功山!
武功山?学武术的地方?
......
诶?你是去学武术吗?
同学发了一个淫荡的表情说,房中秘术!
我说,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!
请讲!
古人说,要想练功!必先自宫!

于是就这样,我知道了江西有座武功山,也知道了沿武功山有条可穿越的徒步路线,只不过那时候并没有把他它立即放在行程计划里,一心只想着再次进藏。

在那之后,我去了两次武功山,这两次都是从上海出发,经过浙江自驾过去的,第一次是和朋友合开一辆车,第一天下午出发,第二天中午到。
我们在山下收拾妥当后正准备开始上山嗨,我掐指一算觉得天气怕是有变,恰好看见前面下来一个扛锄头的老大爷,我问,老大爷,这几天山上天气咋样?我看好像是要变天的节奏呀!
老大爷慈眉善目,话没说出口,自己张嘴倒给先乐上了:你在下面看是看不出来滴~他举起手臂缓缓向天指了指:山上天气说不定好得很,晴天咧!可以看云海哦~
我和朋友恍然大悟!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2015年2月25号
狂风,大雨,冰雹
我特么差点淹死在了云海里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第二次是和可超,CC, ivy,三又子去的。(前三位看过【穿越贡嘎】的应该都认识,最后一位贡嘎当年没请成假没有加入,但是第二季的【翻越天山】她是唯一女队员哦)

当天一早,可超给我打来电话,问我现在在几号站台,他怎么看不到我。我本来想骗他说我在2号站台来着,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,结果我双眼睛猛地一睁!发现自己居然还在床上嘿!!!
🤗
surprise

所以.....呃....并没赶上和他们一起出发的高铁,不过因为大家都是多年好友了,也没有责怪我什么,大家都挥舞着手臂,在车站拍了一张合影,惋惜地发了个朋友圈,表达了自己期待尽快与我汇合的急切心情!

以上来自他们四位的朋友圈相册截图,图片统一!文风一致!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挂掉可超电话后我觉得是要出大事了,两分钟后朋友圈果然出现了他们很要我的信号,我看了看时间,释怀了,又躲进去小睡了一会儿~因为就算是打120,要救护人员把床给我推到火车站我也是来不及了.....
无奈之下我又忘了12306的登录密码,连续输错N次后,我牙齿一咬!一个人连续开了15个小时车,在第二天凌晨2:30冲到了沈子村,途中上了厕所一次。

那天的我疯狂地很哟~
我记得在山下的沈子村见到小伙伴时,都快要尿失禁了,看到他们躺在客栈床上懒懒的样子,我就弱弱地说了一句:睡个毛啊~大家起来嗨呀~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我睡了三个小时后就起床开始为上山做准备,然而那次仍然是畅游云海,后悔没带比基尼的节奏......

讲真的,那天我们到了金顶扎好帐篷后天气变得更加恶劣,风速变快,我半夜从帐篷里起来想上个厕所,却看到隔壁的帐篷里睡俩男的,光着上身没穿衣服,盖了一床红棉被,上面那个大大的囍字儿在这个狂风骤雨的夜里是熠熠生辉!闪闪发光!刺得我的双眼找不到要尿的方向!
我正捉摸着,出来徒步爬山不带睡袋带棉被,可能也算得上是一种异国情调吧,但这囍字儿确实让老夫我摸不清头脑.....
走了两步突然醍醐灌顶:阿西吧!我怎么能看到帐篷里的香涎场景呢?!不应该啊!不是有帐篷吗?
原来,俩人爱巢的外帐已经被风给刮跑了!🙂
我赶紧转身一看,果然发现一顶外帐缠在3米外的护栏上,于是赶紧上去与大风搏斗,好不容易扯了过来,直接把红双喜给活活吼醒了。
就在那天的凌晨,我帐篷的骨架被风挂断,塌了下来,我披着外帐睡了一晚。第二天一早依旧大风,天气恶劣,能见度5,6米的样子,考虑到大家安全,还是决定在金顶下撤了。

于是这两件事让我如鲠在喉,心里憋闷,想想贡嘎4,5千米海拔,重装8天无人区都走过了,咋连个武功山都拿不下呢?所以,这梁子咱也算是正式结下了!

一个人去的这个决定我做得很突然,但其实也是由来已久的想法,就像上次我单人自驾环游中国一样,我更喜欢一个人无牵无挂地自由,比起计划中的一路同行,其实更喜欢路上的不期而遇。
从上海到江西的萍乡,我没选择开我的昂小胖,毕竟假期就那么点儿,高铁过去5个小时比较省时间;另外由于是穿越不是转山,我可不想穿越完了再背个大包,坐大半天车回起点拿昂小胖,再自驾回上海,这样做其实显得没有太多必要。
so先来看个燃爆的视频好了!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当天高铁的车厢里坐满了人,我落座后不久身边就来了个妹纸,这引起了我右边哥们儿极大的兴趣,一直在那里扭来扭去,动来动去,感觉就快要破茧化蝶了一样。
我见这位爷一直在把弄自己的手机也不开屏幕,就好奇偷偷瞄了一眼......哪知道我发现他在用屏幕的反光偷偷瞄我左边的妹纸......于是,就在这两三秒的末尾,他眼球突然转了一下,我和他的目光通过手机屏幕的反射短暂邂逅了,我勒个去!我竟有种触电般的酥麻感!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这尴尬来得突然,我和他都来不及躲闪,就在那电光火石之间,他机智地戴上了耳机,用力按下了解锁键.......屏幕亮了!反光没了!一张美女的手机壁纸出现了!

这种感觉实在是微妙的很,我感觉好像很久都未曾出现过,我轻轻闭眼眯了一小会儿,觉得刚刚的心跳浪费了好多体力,倦了,也累了......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5个小时后,我坐在一辆从萍乡火车站开往沈子村的小面包上听师傅念Rap,那时候才体会到啥叫天下武功唯快不破!
开车的师傅语速超快,信息量巨大,我表示在后半程有点难插上嘴,他跟我聊萍乡的贪污腐败工程,聊官场上的震动,聊他儿子在新疆当兵,聊他一年才回来一次;聊他开车技术精湛,但做生意实在太难;聊武功山夏天碧绿的草甸,聊武功山冬季雪白的一片......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好像我遇到很多开车的师傅,他们儿子都在外地当兵,他们既痛恨官场上的黑暗,但自己也没办法规规矩矩地去开车挣钱。当然很多对话不便在这里呈现,因为这种心理实在复杂的不一般。

小老百姓是一种微小却繁复的动物,就像是大海里的浮游生物一般,跟着鲸鱼起起浮浮,闪烁着只能照亮自己的微光。他们既为鲸鱼吃掉同伴而感到愤怒,却又希望它能翻起深处的海藻,让自己吃个饱满。

就像我们送红包一样,既害怕要去送,又害怕送不了,忙忙碌碌一辈子,好像只图个安全感。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村长开的这家客栈是我第二次来了,其实也是路上跟开车的师傅聊天才知道这是村长家的客栈。
“这几天很少人上山,但明天上山的人多,明天我要接两个大团呢!都上山跨年的!”

掌柜的眼里有几分傲气,但终究是个好说话的人。
我问他,老板?你还记得我不?上次我和几朋友来也是住的你家的店。
老板笑的有几分尴尬,不好说记得,也不好说不记得,没办法,人多生意忙呗,又过了大半年的事儿了。
我跟他提起上次我错过高铁,从上海开15个小时车来这儿跟朋友汇合的事:哈哈,你一说我就马上有了印象!
我赶紧地接上话,有印象了吧?老板,嘿嘿~房费能否便宜一点~?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半年过后老板家新添了一个小儿子,才五个月大,老板一家喜欢得不得了,我在一边不停地逗他玩,小家伙儿坐在火炉跟前睁大了双眼。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30号当晚,我在村长家住了一夜,一是不想摸黑上山;二是想故意停留一晚,那样我就可以在最高处的金顶上跨年了。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第二天31号我起了个大早,在店里买了气罐,饮用水和一些路餐,又把我那个大的保温水壶灌得满满的,跟老板娘结完账,道完谢,伸腿往前一迈!出发!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离开前老板娘告诉我,她老公开车去送其他登山者了,要是看见一辆蓝色的车就拦下来,他可以载我上去。不过我倒比较偏向于步行过去,一是可以热热身,二是不想那么快就错过这个卧在晨光里的小村子。在我离店后不久,果然看到了一辆蓝色的五菱宏光向我驶来,老板在不远处停下,打开车门伸出一只手:来来来!我送你到登山口!

我笑着挥挥手:不用了,你回吧,我走过去!

真的不用啊?老板笑得很诚恳。

不用,你回吧!今天你店里还要来两拨人呢!回回~我冲他做了个手势。

老板呵呵一笑,蓝色的五菱宏光就消失在了村道的尽头,我捉摸着先尽情享受一下平路吧,一会儿到了登山口,就是连续6-8个小时的上坡了。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从沈子村到金顶大概需要6-8个小时,红色是我走过的路线,灰色是其他上山路线。(此图出自于我的【武功山路书】可以前往微信公号【在远方】回复“武功山路书”收,路线图的做法也做过视频教程,可以在公号回复“路线图”收)

我走的这条路线比较陡,但是耗时比较短;其他我所知道的其实还有两条路线,但因为今天是2016年最后一天,上金顶等待跨年的人很多,我怕找不到好地方露营,所以就选择了陡坡模式,一直往上走。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路过无人村里一间残破的老房子,我想它已经被无数个驴友拍过了照片,屋前的门墙塌了一半,只剩几根枯竹尴尬着撑着瓦檐。
看模样,像是突然而至的灾难,走近一瞧,细碎的几件家当躲在一起,像是些惊魂未定的过去,还在重现着记忆的碎片。
在这儿前后有个岔路口,我往左走,继续上山。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红牛这玩意不敢多喝也不敢不喝,怎么说呢?理论上好像应该是有作用的,但我个人倒是很难一下子体会出来,倒是在热汗淋漓的时候仰头喝上那么一口,这种酸酸甜甜的感觉,确实能让人精神为之一振!
咕咚咕咚~后背都爽起了鸡皮疙瘩!
........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记得在穿越贡嘎无人区的最后一天,我突然在山谷里发现了一顶牧民的帐篷,我特么是提着登山杖,喘着粗气儿一路小跑,蓬头垢面像个乞丐般奔了过去,刹车后一瞧!嘿!里面有个藏族同胞!再一看!居然还是个——美-丽-的-女-人!(那时候有种看谁谁都美的幻觉)
随后眼神儿往下一移,好家伙!姑娘面前码放了一堆红牛!这金光闪闪的样子跟一块块金砖一样!
那感觉,就像在山上修炼了千年,突然重返人间要去做坏坏的事一样!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我赶紧附身钻出了帐篷,回望了一下来时的路......
就在这金色帐篷的不远处,三个驮着大包的人影在雪山下慢慢向前挪动着,他们步履艰难,面无血色,沉默不语。包上的登山扣随着身形的晃动不停地击打在不锈钢水壶上,发出沉重又清脆的牛玲声,这远远望去,既像是三个解甲归田的残兵,又像是行走天涯,无欲无求的苦行僧。

我朝着不远处的可超,ivy,CC是大声呼喊:
卧草!这里有女...不!这里有特么的红牛!!!
...... ......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没人理我....只有雪山下,山谷里呼啸而过的风声......
这里有红牛卖!!不是牦牛!我再重复一次!这不是牦牛!!!我又大声喊了一次,因为那时候我们的对讲机早就没电了。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第一个有反应的是可超,他身形顿了一顿,停下脚步,把帽檐往上提了一提,仰起头来看了看我的方向,干裂的嘴唇吐出几个字......
啊?你说撒子.......撒子女人?
什么?有红牛!!!CC的反应来得迟了一些,但是却足够有爆发力,惊叫着就和可超擦肩而过,向我这边冲了过来!经过我身边时她手上的登山杖啪地一下打我鼻子上,一股酸爽的力道充满全身,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
我赶紧把包卸下来,用力揉了揉揉鼻子,正准备起身开骂.....尼玛一转身!发现她手里居然已经拿了两罐旺仔牛奶在喝,两罐都打开啦!
左边喝一口.....咕咚咕咚咕咚,啊~~~~,换右边再喝一口....咕咚咕咚....啊~~~我还是喜欢喝旺仔牛奶耶....
我特么坐地上看着这个奇观也是一愣一愣的,好久都说不出话来。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半个小时后,我们三人给自己各装了两罐红牛继续出发,CC装的是两罐旺仔牛奶......我记得她说这包装很可爱,我表示并不能理解🙂

在爬向金顶的路上想到这些往事,真的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,哭吧又哭不出来,还是觉得应该笑,笑呢又怕别人看我杵着俩登山杖,张嘴一个人哈哈哈地往上走,以为我失恋上来寻短见了,但还是忍不住咋办?

于是就把户外头巾从脖子往上拉,把脸捂住偷偷地笑,这一路爬得老夫是要缺氧的节奏啊!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从沈子村往上大约4个小时就可以到达山脊,沿着山脊攀过一小段岩壁就是高山草甸的区域了,过一个坳口再往上爬过铁蹄峰,我在下午三点左右到达武功山的金顶,也是赣西最高的地方,海拔1918米。
今天负重约45斤,连续向上爬升了大约1500米。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迅速地搭好帐篷,烧开热水,已经是下午四点了。
正在犹豫要不要今晚就吃泡面,回头就看到帐篷不远处的小灶开了火,走过去一看,盆子里还有肉!我这一看到肉就不想吃泡面了!因为我连午饭还没吃。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肉盆旁边站了一大妈,头上戴着一顶羽绒帽,看样子这羽绒帽应该是从哪件羽绒服上扯下来的,一般是冬天骑小电驴才有的标配,这金顶上常年大风,看来在这里做生意实在也是艰苦得很。
苏爱锅~要呲饭不?才背上来得新鲜肉哟~

大妈的普通话发音相当地标准,字正腔圆,铿锵有力,感觉跟寡人的渝式发音是有得一拼,要知道寡人在高中时代,那可是当过一段时间的校园播音员的呢哼!就中午大家去食堂打饭时,给大家念念笑话,让大家喷饭的那种。
但因为每次播报结束后,食堂的肉基本都被尼玛的那些只知道吃肉的同学抢光了!所以我觉得这样的日子根本不是人过的日子,于是不干了!正儿八经加入了抢肉的群众队伍。
你这里有啥~好呲的呀?
我回完这句大妈脸上的笑容有点僵硬,可能是我没把握好字句的抑扬顿挫吧,让她觉得我在装逼嘲笑她这里啥都没有,于是我又重新问了一遍:
我说~你这里有啥吃的?
有才背上来得新鲜肉哟~
我说我滋到,这肉.....生吃啊?咋做?
你想怎么做我就怎么做!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我一时语塞,因为我唯一不会的就是做饭,而且也不知道她这儿能做什么,于是便把脸凑了过去,仔细盯着这块肉在想办法。
大妈见我对这块肉是很感兴趣,不声不响地走过来,在我耳边突然又来那么一句:
我这是才背上来得新鲜肉哟~!
我身体朝向她的一侧全都起了鸡皮疙瘩!我说,你....差点把我吓尿你滋到嘛~这里好冷,容易尿失禁的!咳咳~这肉...你们这里一般怎么做?
你想怎么做我就怎么做!
其他人怎么做?
其他人嘛就四放到河粉里炒咯!
我不想吃河粉,我想吃饭。
呲饭也可以,你看你想怎么做我就怎么做!
好了..........我开始有点害怕这对话成了一个死循环。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算了,蛋炒饭加点儿肉吧~寡人彻底释怀了,不管了,20块钱搞定,吃完起身觉得好累......
苏爱锅~你还没给钱咯!
哦~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回到帐篷,我是终于有时间有精力把相机拿出来拍拍了,也顺便看看这夕阳西下赣西最高地的风光吧。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傍晚5点,金顶上已经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。
来的大多数是学生,他们嘻嘻哈哈的上山,嘻嘻哈哈的扎营,就像当时的天空一样,纯粹地没有一点云彩。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今天是2016年的最后一天,大家都在这个美丽的傍晚聚集在了一起,就像期待着旧篇章的盛大落幕,等待着最后一点温暖光线消失的殆尽。
此刻的夕阳落在右侧的九龙山上,我在回望今天走过的路。九龙山,铁蹄峰,金顶......嗯,我是从最远处的那个小山坳爬上铁蹄峰过来的。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而这边就是明天要走的路,目的地在画面中间那个凸起山峰的后面,从这儿过去大概需要8个小时。
金顶上面还有几个祭坛,用石头垒的,有翻修过,但实话实说,翻修得还不错,基本保持了原汁原味,没有乱添什么其他和谐社会的东西。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这几座祭坛的名字不一样,朝向也不一样,有的面东,也有的面南,还有面东南的。
道家的说法是面东为紫气东来,面南是朝向南海观音;这面东南的....不知道是不是想两头儿都想占。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我拎了个相机进了祭坛,发现已经有了一个红色的帐篷驻扎在这儿,想想这人还挺会挑地方,至少这里避风又安静。要知道就算今晚不刮大风,这金顶上的小青年们绝逼也是吵死人的节奏,因为上次就已经领教过了,这12点到凌晨6点都有人嚎来嚎去,跟发春一样没有任何征兆,突然就嗷儿地一声跟杀猪似的惨。
你还不能去回应,一回应他就会彻底兴奋起来。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帐篷的主人回来了,我们相视一笑打了个招呼。
这你的帐篷?朝南风水不错啊哥们儿,有种求子的态度。
求啥——子啊....这里避风....我还单身呢....
我差点就有种想搬过来的冲动。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在2016年的最后一个傍晚,寡人,突然成熟了很多!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在人群的欢呼雀跃声里,夕阳终于西沉,一牙弦月出现在了天际。

我闭上眼打了个哈欠,转身从栈道边离开,想着就快过去的2016年,心情有点复杂。

狂欢的人群在金顶上大声放着音乐,这个2000米的山顶变成了一个大party,看着周围三三两两的人群奔跑跳跃,喝酒吃肉,我打了一个哆嗦,觉得冷风突然变大了很多。

打开手机,依旧没有信号,一个人能干什么呢?除了睡觉,好像也无事可做,我一头钻进了睡袋里,眼一闭,就这样睡着了。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迷迷糊糊醒来时并不知道是几点,我只知道睡前忘了关闭手电,风把帐篷吹得哗啦作响,手电筒的光也在不停摇晃,空气开始变得寒冷起来,我在恍然若梦之间看到光柱里星星点点的灰尘,它们随着帐篷的摇晃,时而上升,时而下降。
在这盏小微光里,我放佛看到了浩瀚的星空。
几点了?
我看了看手机,哦...才晚上9点。
我本想发个微信或者打个电话给谁,突然又想起我大联通在上面是根本特么没信号的,于是我温柔地骂了个卧草,然后把帐篷一拉......

果然就看见了,漫天的星辰!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

一个人的跨年,穿越江西武功山【上】 | 围城随笔

0条评论,一键看完
荣誉记录

该XBB内容于2018-06-12被管理员-BBking标记为“精华”。

推荐理由:这篇文章厉害了!!

+30 爱卡币

该XBB内容于2018-06-14被管理员-BBking标记为“编辑精华”。

+20 爱卡币
0 58
收藏成功
关注成功
取消收藏成功
取消关注成功
您确定取消关注?